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美食

符道 第三百零五章 究竟是谁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6:35

符道 第三百零五章 究竟是谁

一道仿佛遮天蔽日般的符咒突然铺展开来下来。

符咒之下,雷光闪烁,阵阵狂暴能量不断轰鸣,让那里的空气都是发生了剧烈扭曲。

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火乌自然不甘示弱,唳声刺耳传来,只见它扇动双翅,一股滔天烈焰随之从翼下爆发。

可怕的金色火焰宛如一道道火龙般冲向了半空中那道符咒。

轰!

数百条火龙与之猛烈相撞的瞬间,一股可怕的能量涟漪陡然从符咒之中爆发出来。这股能量波及之处,连扭曲的空气都是突兀消失。

下一霎,融合了三道符咒的它突然迎风暴涨,体积瞬间增长了一倍,而攻击它的那些火龙却被纷纷震碎。

见此情形,躲在远处的众人眼中不由得露出了震惊之色。

齐泰施展出来的火乌神炎符有多么强横他们以前可是亲眼所见,那般威力即便是一些几位长老联手都法战胜,何况是一个仅有十七八岁的少年。

可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这位少年不仅有着与齐泰抗衡的实力,而且隐隐间比他还要略强一些。

发现自己攻势被轻易化解,那只燃烧着烈焰的火乌当即唳鸣一声,展开双翅猛的冲了上去。

当两者轰然相撞的一刻,天地仿佛都是因此颤抖,一股可怕的能量风暴旋即产生,所过之处阁楼崩塌,苍松连根拔起,烈焰横飞,宛如末日降临。

震耳轰鸣中,庞大的火浪从天而降,短短眨眼间就让附近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躲在远处观战的空空公子见此一幕,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这座庄园可是天赦城符师会耗了几十年的心血才建造而成,要是今天毁于他们的战斗之中,等会长外出归来,恐怕自己小命就会不保。

“都楞着干什么,救火!”

回想起老会长的手段,杜空空心中怵然一惊,急忙低吼着催促道。

众人立即反应过来,挥手间各种符咒制作而出,很便是将火势蔓延阻止下来。

而半空中,火乌却并未就此罢休,猛烈的撞击没能毁掉那道融合出来的符咒,它的双眼便陡然充满了凶厉之色。

下一霎,火乌双翅接连煽动,烈焰疯狂涌动,铺天盖地般向着四周爆发而出。

刚刚将火势控制下来,杜空空就发现一股股庞大的火浪再次降临,而看到这一幕的他,脸色却是突然变得阴沉比。

漫天烈焰涌动中,火乌身体陡然膨胀,竟是比原先大了将近十倍,燃烧着金色烈焰的双翅旋即狠狠轰在了那道符咒之上。

随着低沉的轰鸣声,这道融合而成的符咒表面雷光突兀消失。

见此情形,齐泰眼中凶光毕露,猛的冷笑道:“萤烛之光也敢跟皓月争辉,不自量力!”

冷笑中,只见齐泰猛的用手一指石飞羽,命令道:“杀了他!”

半空中的火乌似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见他发令,双翅一抖,两道庞大的火龙便从它翅下冲了出来,旋即狰狞咆哮着直奔石飞羽轰去。

面对这两条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火龙,石飞羽脸色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让他凝重的并非是这两条金色火龙,而是半空中的那只火乌。这只火乌虽然是由符咒所化,可它显然有了一定的意识。

如果能够再进一步,齐泰凝聚出来的符咒,将会出现让数人梦寐以求的符心,而这才是符咒真正的精髓。

不过已齐泰现在的境界,显然法触碰到这种东西,即便是他天赋万中一也很难理解符心的奥秘。

“是时候该结束了!”

望着暴冲而下的两条金色火龙,石飞羽猛的深吸一口气,轻声冷笑道。

下一霎,缓慢飞旋在半空中的庞大符咒突然爆发出了耀眼光芒,这道光芒宛如烈日般耀眼,刺眼强光将整座庄园都是笼罩其中。

轰!

尚未等众人从这种刺眼光芒中适应下来,一股可怕的神魂威压便突兀降临。在这股强大的神魂威压下,暴冲而来的两条金色火龙竟是突兀炸裂。

漫天疯狂涌动的烈焰,在强大的神魂威压下,是逐渐熄灭,甚至连那只凶厉的火乌都在这种可怕威压下一头从半空栽了下来。

当它栽落的瞬间,悬浮在空中的庞大符咒就如同一片天幕般降临,旋即将它死死的困在那里法逃脱。

符咒之中雷光万道,耀眼雷光轰鸣着宛如暴雨般倾泻而下,短短瞬息间就以当着众人的面将那只不可一世的火乌撕碎。

“噗!”

在火乌被狂暴雷霆撕碎的同时,齐泰口中却是鲜血狂喷,神色痛苦的向后退了两步。

眉头一皱,石飞羽心中稍加琢磨便明白过来,不由得冷笑道:“自寻死路!”

刚才齐泰所施展的火乌神炎符,其中显然融入了它的一缕心神,也正是这一缕心神才让火乌有了自己的意识。

只不过这样做虽然凝聚出来的符咒威力强大,却也有着不小的弊端。一旦遇到实力强悍的对手将火乌毁去,他也会受到牵连。

“你……你竟然……”

强忍着体内翻涌的气血,齐泰突然用手指着石飞羽,似是想要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不止该怎么去讲。

在刚才动手时,齐泰就已经看出石飞羽仅是以为六品中期符师,而自己却比他真正高出了一个境界。

境界上的优越让齐泰心中有着足够信心一招将他击败,岂料当自己因愤拿出后的底牌,都是被这位少年轻易化解。

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却是微微扭曲,齐泰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败的这样不堪一击。

要知道即便是天赦城凶名赫赫的毒狼,都未必能够胜的了自己,当初如果不是超过了规定的年龄,八千里烈火云天举办的那场符师盛会,又怎么会让他毒狼带队?

当众被一位不知来历的少年打败,齐泰心中顿时充满了怨毒,旋即发现大半座庄园都是冒着青烟,便猛的转头喝道:“杜空空,此人欺人太甚,先与我一起联手拿下他,交给会长发落!”

“替罪羊么?”

眉头一皱,杜空空就以明白了他的心思,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到法收拾的地步,如果追究起来,即便是他都法交代。

石飞羽的双眼,也是因此缓缓眯起,一股森然杀意随之蔓延。齐泰用这种方法来逼迫杜空空出手,显然是铁了心要除掉自己,那么自己又何必再留手。

想到这里,石飞羽双眼之中寒光一闪,拳头也是随之悄然紧握。

“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对于齐泰的目中人,不可一世,杜空空其实心里早有不满,如今正好借着石飞羽的手好好收拾他一番,又怎么会上来凑这个热闹。

何况,杜空空心里清楚,自己所掌握的那几种符咒用来骗骗小姑娘还行,真要是上去跟石飞羽动手,恐怕用不了一招就得落败。

“你……”

见他居然敢违抗自己的命令,齐泰当即气的脸色铁青,猛然怒喝道:“好,这件事我已记下,咱们走着瞧!”

说罢,齐泰猛然一挥袖袍,打算转身离去。一向如同众星捧月般的他,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体内伤势不容乐观,必须尽找个地方疗伤才行。

岂料在他转身而去的一刻,石飞羽的冷笑声却突兀响起:“我说过要让你活着离开么?”

“可笑,就凭你也敢动我?”

似是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齐泰脚步一顿,猛然回头怒哼道。

然而话音未落,石飞羽眼中寒光乍现,身形是带着一道残影出现在他面前,拳头毫花哨的轰了过来。

“大胆!”

惊骇之下,齐泰陡然厉喝,脚下急忙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杜空空也是开口说道:“飞羽兄弟,此人身份非同一般,你……”

可是没等后面的话说出口,石飞羽的拳头就以砸在了齐泰胸膛之上。

近距离下,随着拳头砸落,石飞羽立即发现齐泰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形的能量防护。

“果然是一件护体灵器!”

虽然不知道隐藏在他身上的到底是什么,而石飞羽却敢断定这件护体灵器非同一般。

轰!

在形能量将他拳头阻挡下来的瞬间,一股深蓝色的火焰便顺着经脉疯狂涌出。石飞羽脚步一闪,故意用身体将众人视线阻挡下来,燃烧着深蓝火焰的拳头旋即突破防护,猛的将齐泰胸膛洞穿而去。

离火何其凶猛,即便是齐泰身上有着一件灵器护体,依旧被他一拳洞穿胸膛。

缭绕在拳头上的深蓝色火焰突兀消失,而石飞羽却目光森然的盯着他,冷冷一笑:“我说过今天要买你的狗命就不会食言!”

说着,只见他撤回拳头,旋即将两枚晶币仍在了脚下,转身喝到:“小泼皮,我们走!”

嘎!

一直躲在远处观战的灵猴,仿佛又从他身上找到了以往的热血,满眼兴奋的大叫着点了点头。

噗通!

随着晶币掉落,齐泰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背影,心中惊骇欲绝,随即仰面栽倒。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说要杀自己,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

此刻,杜空空也冲到了近前,看着倒在地上的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比。

而齐泰的双眼却盯着地上的两枚晶币,心中一阵抽搐,难道自己身为天赦城符师会副会长的高徒,这条命就值两枚晶币么?

似是突然反应过来,齐泰猛的用手抓着杜空空的衣袖,问道:“他……他究竟……究竟是谁!”

“他就是一年前解开那道符文的人!”

轻轻一叹,空空公子见他瞳孔即将涣散,不由得摇了摇头。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齐泰的气息也是突兀消失。而杜空空心里却明白,石飞羽这次是真的闯了大祸……

深圳曙光医院电话多少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2018中国抗衰老交流大会在北京举行
安徽治疗男科费用
汕头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