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法律

宅师 第658章 自求多福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7:30

宅师 第658章 自求多福

听到这话,方元忍不住轻声问道:“道果大师也来了?”

“阿弥陀佛。。ybdu。”连山和尚轻轻摇头:“云雾,你不用枉费心机了,道果师兄没来。他不忍心看你堕入深渊的样子,已经回寺闭关修行,为你诵经化解罪孽。”

“……哼!”云雾神色复杂,然后喝声道:“不管他来没来,反正肯定还有其他人在,让他们一并进来吧。”

霎时,云雾拿着仪器叫道:“听见没有,你们全部给我滚进来。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了。”

“滋滋滋……”仪器响起了微弱的电流声,有暗红色的光亮闪烁。

不久之后,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在洞窟外面的隧道中,就走进来十几个身材魁梧,十分健壮的和尚。方元看了一眼,也觉得这些人有几分面善,再转念一想,立即明白过来,这些人分明就是开元寺的武僧。

真正的武僧,平时只吃斋不念佛,专门练武的僧人。方元亲眼见过,这些和尚天天锻炼身体,肌肉非常的结实。一棍打下来,人没事,棍子却折了。

反正方元自我感觉,那些武僧之中的随便哪一个人,都可以打他十个没问题。

看到这些和尚,云雾眼神愈加阴冷:“连山师叔,为了对付我一个人,竟然连他们都出动了,还真是瞧得起我啊。”

“阿弥陀佛。”连山和尚摇头道:“云雾,你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肯定跑不了的,又何必苦苦挣扎呢。”

“哈哈,我要走。谁敢拦我?”云雾拍了拍绑在身上的雷管,冷笑道:“谁拦我,我就拉他一块死。我是贱命一条,有人陪葬,赚了!”

连山和尚顿时不说话了,蝼蚁尚且惜命,更何况是人。求生是人类的本能。无缘无故的又有谁愿意死呢。

此时,一个武僧叫道:“孽障,还不放开连山大师。”

“放人可以。但是你们要先让路。”云雾刀尖一指:“滚开!”

有人质在手,再加上雷管的威慑,一帮武僧也无可奈何,只得和范离等人一样。乖乖的退避到一边。眼睁睁看着云雾在耀武扬威。

“很好……”云雾满意一笑,随即转头道:“连山师叔,看见了吧,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能拦我。”

“阿弥陀佛。”连山和尚轻叹起来:“云雾,你已经堕入魔障中了,却不思悔改。真是愚昧之极,不可救药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懒得和你争辩。”云雾表情转冷:“我要走了,估计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你回去之后,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反而觉得离开寺院,那是我一辈子作出的明智的决定……”

连山和尚心中一动,立即开口道:“云雾,看来你还没有彻底的入魔,还有少许未泯的良知。既然你放不下,何不重新拾起来?”

“住口,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云雾忽然翻脸,恼怒道:“再胡说八道,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狠狠威胁一声,云雾目光一转,就看向了旁边的方元,随即露出一抹充满恶意的笑容:“小子,你过来,在前面开路。”

“呃?”方元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敢情自己成为肉盾了。如果外面有什么埋伏,个要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不要装傻,赶紧走……”云雾寒声道,锃亮的尖刀一挥,方元就乖乖就范了。刀尖就顶在腰眼上,他想不走都不行。

片刻之后,两个人消失在隧道之中,范离等人相互看了眼,在解救连山和尚的同时,也顺势慢慢地在后面跟随而去。

不过才走到隧道口,范离就闻到了一股敇鼻的硝烟味道,神经马上就崩紧了,急忙骇然大叫道:“不好,要炸了,大家快闪……”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听见轰隆一声,然后飞沙走石,尘土飞扬。走在前面的人,自然被震得七晕八素,灰头土脸。

好半响之后,一帮人才算是清醒过来,相互检查。庆幸的是,没人受伤。不过隧道石壁却被炸裂了,把通道堵了大半,只剩下小小的缝隙。这样窄小的空间,大家根本钻爬不出去,需要慢慢的清理石块……

此时,众人才后知后觉,明雾为什么把大家都叫进来了。原来是想把大家全部困住,这样自然追不上他了。

“阴险,狡猾!”小胖子破口大骂道:“卑鄙无耻的家伙。”

“诶,早应该料到他会这样。”连山和尚叹道:“大好机会,居然让他逃脱了。以后再想逮住他,恐怕更加困难了。”

“谁能想到,这人心思如此阴毒,居然随身带了炸药。”范离苦笑了下,也皱起了眉头,担忧道:“不知道方师傅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吧。”连山和尚有些迟疑,随即催促道:“大家赶快搬开石头,追出去救人。”

在这些人努力清理石块的时候,方元也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就看到隧道塌陷了大半,把通道堵住了。

“你……”方元一惊,然后就识趣闭嘴了。

与此同时,云雾重重喘了一口气,凶狠的脸上露出明显的痛苦之色。显然他身上的伤应该不轻,刚才在众人面前只是硬撑而已。

“看什么。”云雾眼睛一瞪,挥刀示意道:“走。”

方元目光一动,不仅感觉到云雾的声音更加嘶哑,而且衣服的颜色好像又深沉了几分,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久久不散。

“伤势肯定很严重……”方元若有所思,不过表面上却是十分配合,慢慢地向外面移动。可惜他上半身,包括双手都被绑起来了,不方便跑步。不然的话,在拐角的时候,他肯定冒着被刺的危险,尝试逃脱。

不得不说,云雾还真有几分算无遗策的感觉,考虑十分的周全,堪称老奸巨猾。

一会儿之后,就走到了外面的洞室中。云雾忽然问道:“这里的迷雾幻阵,是你破的,还是连山破的?”

“自然是连山大师……对了,还有范前辈。”方元面不改色道:“他们一个压阵,一个破阵,分工协作,很快就把幻阵破去了。”

“哼。”云雾冷笑起来:“如果不是我手头上的材料有限,再加上这里的地形施展不开,量他们也不可能轻易破阵。”

“这倒也是。”方元点头承认。

毕竟云雾说的也是事实,但是也不对全。就算他材料充足,地形又合适布置迷雾幻阵,也不代表连山大师破不了。要知道连山大师刚才也没有多少准备呀,要是准备齐全,那么破了完全版的迷雾幻阵也很正常。

矛与盾之争,肯定要经过一番碰撞过,才知道终结果。

“现在拍马屁晚了。”云雾目光闪烁道:“小子,你还算有几分能力。不过屡次坏了我的好事,不给你吃点苦头,恐怕以后不会吸取教训。”

方元心中一沉:“你想做什么?”

“放心,不会杀你的。”云雾明智道:“杀了你,恐怕就触犯底线了,天下之大,再也没有我容身之地。就算侥幸逃走,后半生也不得安宁。”

云雾为什么能够逍遥二十年,主要是他明白规矩。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做了不能让人发现。他现在居于风口浪尖上,当务之急是安全离开,肯定不想再节外生枝。

但是离开之前,他也不介意再使些绊子,把众人围困更长的时间,这样自己才能从容不迫的远遁千里,销声匿迹……

想到这里,云雾也懒得再与方元废话,直接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然后取出几扎筷子粗大的香烛。真的是香烛,有香有烛,而且香烛颜色比较古怪,竟然是漆黑暗色。

乍看之下,方元脸色微变:“你些就是你用来害人的毒香?”

“嘿嘿。”云雾阴险一笑:“小子,我不杀你,但是你也自求多福吧。期待他们赶紧在里头出来救你,不然时间久了,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也很难预料。”

云雾有几分猫戏老鼠的心思,仔细观赏了方元变幻莫测的脸色之后,这才点燃了手中的香烛,然后动作麻利,驾轻就熟地插在洞室每个角落。

香烛一定,丝丝缕缕的烟就升腾出来。这些烟气十分古怪,一段一段的浮动,就好像一条条漆黑的细小毒蛇,张牙舞爪,口吐蛇信,十分狰狞恐怖。

“小子,好好享受……咦,人呢?”云雾才布好了毒烟阵,再回头一看,却惊愕的发现,方元居然消失不见了。

一瞬间,云雾心中有些不安,下意识地望了眼幽暗的隧道口:“应该是逃了回去……这小子,也是奸滑……”

毕竟布局的时候,也要专心致志,不能分心。借这个时机,方元逃回了隧道中,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他傻愣愣的留下来等死,云雾也要鄙视他的智商了。

“……算你运气,回头有空再收拾你……”

在心念百转之间,云雾立即有了决断,觉得安全,走为上策。当下也不管方元了,转身就朝洞口方向走去。

然而才走了几步,云雾骇然发现眼前一花,洞中场景忽变……(未完待续。。)

长春专治银屑病效果好的医院
北京丰益医院预约电话
贵阳哪个医院治癫痫
三亚治疗牛皮癣价格
遵义癫痫病治疗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