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游戏

御宠三千界 百六七章 想要哪个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1:03

御宠三千界 百六七章 想要哪个

乌守源迈前一步,却没有踏入格子里,他不像萧煜跟叶时那样毫无顾忌,如果真被困住了也肯定没人会救他。

即使他对那个沙漏势在必得,但只要萧煜能逃得出去,他还怕没有机会将东西抢回来吗,而现在还是逃出去要紧。

可他在大厅内搜索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任何类似于出口的地方,视线只能再次落在高台上。

然而,没有了沙漏跟骷髅后,这高台除了建造的很豪华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乌守源忍不住皱了皱眉。

叶时就站在何颜身前,比起萧煜那边的慌慌张张,两人显得意外的镇定。

何颜看着摇摇欲坠的穹顶,好一会才看向叶时道:“这么一个宝贝,可惜了。”

叶时伸手握住笼子的一根杆,但即使她手背上青筋蹦起也没能让其动弹分毫。

“没用的。”

何颜握住她的手,道:“这东西连尊者都不一定能破坏的了,何况我们。”

见叶时抿着唇不出声,何颜又笑道:“不过也不算那么倒霉,塌了正好,如果不塌,光凭这里的空间阻隔,我们怕是连御魂界都出不去了,这样好歹还有机会回去。”

说着她半阖着眼睑,遮挡着里面其他的情绪:“我们可是必须要回去的。”

“嘭!”

一块巨大的落势砸在地上,就挨在张风宣的笼子旁,吓得他一阵惊叫。

随着碎石落的越发频繁,大厅内已经乱成了一团,钟铭跟严子明站在原地没敢乱动,本来就已经够混乱的了,如果他们也被困在了笼子里只能是徒增麻烦。

萧煜站在计千楮的笼子外有些不知所措,后者反倒比他镇定的多,沉吟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走过来的?”

如果说走向高台的时候是纯靠运气,但下来后萧煜可以说的冲过来的,居然也没有事。

“那个沙漏呢,会不会跟它有关?”计千楮若有所思道。

萧煜自己也弄不清楚,当即就把沙漏拿出来递给了计千楮,想让他研究研究。

但结果计千楮什么都没看出来,沙漏到了他手里后不仅没有让笼子消失,反而里面的沙子又继续流动起来。

计千楮眉头一跳,下意识的觉得沙子流完后会不太妙,忙又将其还给了萧煜。

说也奇怪,沙漏似乎只要到了萧煜手里就会停下流动。

只是这一点对于解救众人根本就没什么用,就算它是一件神器,也要有灵力开启才行。

大厅塌的越发厉害,众人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待在原地。

“轰隆隆!”

在大厅穹顶塌掉一半后,整个建筑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轰然倒塌。

眼前一黑,当碎石将众人掩埋的那一刻,一直维持的光亮也终于消失了。

好一会,震动的声音才渐渐停止。

一块巨石砸在何颜的笼子上,叶时就站在笼子与巨石形成的缝隙内,听到何颜轻声唤道:“小时?”

叶时伸手握住对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这笼子虽然困住了众人让他们无法逃脱,可同样的因为坚固度使得这些碎石也没能真正伤到他们。

叶时仔细的辨认着周围的声音,零零落落的可以听到小石块滚动的声响,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他们还没忘了这里还有个乌守源。

现在的情况比较糟糕,他们掉下来的时候距离地面就有很长的距离,此时类似于山体塌方,整个大厅毁于一旦,但他们的灵力却并没有恢复。

就算没有被困在笼子里,他们想要爬出去也相当危险。

叶时拿出一颗夜明珠来,将两人面前的地方照的透亮,她不怕乌守源找来,也就无所顾忌。

从掉下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众人一直处于神经紧张状态,就连现在也说不好能不能放松。

何颜取出来点食物,两人坐在一起安静的吃完,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碎石一挡,她们这点光亮怕是都透不出去。

此时萧煜也站在计千楮旁边,跟他小声说着话。

“我们要一直等在这里吗?”萧煜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想要找路出去恐怕更不安全。”

“那我倒情愿希望御魂界快点关闭。”

计千楮无奈的笑笑,想也没用,如果这次御魂界持续半年,那他们在这里就有的等了,好歹食物是足够的。

萧煜正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想办法,耳朵却突然一动,随即毫无预兆的跳了起来将剑横挡在身前,只听“锵”的一声脆响,什么东西撞在了上面。

计千楮立马取出夜明珠,光亮扩散,萧煜就对上了乌守源被映的有些苍白的脸。

在刚才大厅坍塌的时候,他居然追过来了!

萧煜与他对峙,不耐道:“你可真讨厌!”

看了眼乌守源身后,萧煜见没有什么通路后松了口气,知道对方并不是从其他人那里过来的就好。

而对方现在也不见得能打得过他,他没理由傻乎乎的交出东西去。

“你以为这样就无事了?”

乌守源像是看出他心中所想,意味不明道。

“什么意思?”

萧煜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细想却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不对劲来。

“落在我手里的水云门生总共十三人。”乌守源淡淡开口,就像是在叙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他们的命,还有沙漏,你想要哪个?”

萧煜刚想起什么,计千楮已经脸色一变,沉声道:“你在他们身上做了手脚!”

乌守源没有回答,却已经代表了默认。

萧煜心下一惊,他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张风宣跟严子明曾经被乌守源抓过两次,可却都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

他们当时还有些狐疑对方居然也有这样失手的时候,但接下来的一连串事情却让他们没功夫细想,以至于忽略了乌守源一直以来的狠辣手段。

他哪里是因为失手,根本就是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以作为人质为遮掩在被抓过的水云门生身上做手脚,就为了在这种关键时刻拿来威胁他们!(。)

泗水县人民医院
军区总医院
四川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衡水牛皮癣专科医院
天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