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金融

黄杰夫要拿到定价权就要进行金融市场体系建

发布时间:2019-06-09 13:09:59

黄杰夫:要拿到定价权就要进行金融市场体系建设

因此,李稻葵在上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在美联储购买美国国债的过程中,中国可以卖出一部分。

但卖完之后,拿回来“烫手”的美元现金怎么办?

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总裁黄杰夫近日在纽约接受本报专访时说,外汇储备投资赚钱并不是中央银行的本质工作,外汇储备的规模应该缩小,并且应该“藏汇于民”,让民间部门去投资。而中国的出路之一就是发行熊猫债券。

因为目前中国金融工具产品欠缺,民间无法对汇率敞口风险进行避险,这一市场很难发展起来。黄杰夫认为,中国应尽快推出人民币汇率指数期货产品,打造人民币债券市场来实现真正的藏汇于民。

外资银行实际上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11月29日,渣打银行表示未来三年将扩大旗下的全球交易及承销业务,增聘约1800名员工,将该部门现有职工总数增加一倍,其首要目的就是要发展人民币债券业务。

黄杰夫在美国有17年跨国并购和期货市场的经验,并曾担任中国证监会顾问,为中国期货市场建设出谋划策。黄杰夫专注的一个主要领域是碳交易市场,我们很自然就从打造中国碳交易市场谈起。

碳市场试点:为企业做好准备

《21世纪》:发展碳市场方面中国与美国相比有什么差距?

黄杰夫:中国比美国走得还要靠前。美国国会现在还没有通过气候变化法案,但是美国的州政府在做,地区性的碳市场在发展。中国由于颁布了40%-45%的碳强度指标,事实上已经产生了二氧化碳排放的稀缺性,有了稀缺性从金融经济的角度就可以去交易了。中央政府已经创造了稀缺性,接下来就看金融市场的参与者能不能在中央政府已经颁布的既定政策基础上,创建交易、监管、登记、结算系统,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交易不是为了交易,是为了让企业到了年底,或者五年计划达标时实现更低的成本。

《21世纪》:中国目前创建碳市场有那些挑战?

黄杰夫:建立任何一个金融市场、商品市场面临的挑战都是共同的。中国建立碳市场首先要通过试点,前段时间广东省说要设计一个广东企业排放的指标,多排放的企业可以买指标,少排放的企业可以把多余的指标卖出去,这个交易雏形就出来了。所以中央政府在考虑碳交易试点,要考虑地方的具体特点和积极性。

中国的试点建设不能搞太大,试点设计太大容易出问题,因为中国资本市场还很年轻,要把握好度。到底是从电力行业开始,还是电力加上航空。电力当然是排放大户,但再过一年,中国的航空公司飞到欧盟都要强制碳指标。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让航空业也参与试点,产生一个人民币定价的碳交易体系。中国的航空公司用这一套交易体系来应对欧盟的欧元定价体系和他们的游戏规则,这样就不用被动地去购买欧洲的指标。

还有广东为什么那么积极,广东作为GDP大省有很多出口企业,假如欧洲以后收我们的碳关税,我们这些大的出口企业能否也参与碳交易的试点之中,锻炼一下能力,对未来做好准备。我们的试点就是为企业做好准备。 【途汇国际】12下一页

育儿宝典
白癜风药物
有赞微商城怎么做分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