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科技

苦教苦学的衡水模式不应成为浙江教育的明天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8:00

“苦教苦学”的衡水模式 不应成为浙江教育的明天

疯长的植物吸食区域教育生态的营养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张丰

县级中学的均衡发展,是浙江教育界看重并努力在做的。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张丰表示,一个县里应该至少存在一所优质高中,人口多的县市需要有一所以上。教育资源过于集中,会使民众受优质教育的成本增加,如果全省只有几所金光闪闪的学校,其实是对区域整体教育的极大破坏。

根据2016年高考数据,北大和清华在河北全省共录取274人,而并表发布高考成绩的衡水中学和衡水中学,共有139名学生被两所学校录取,超过全省录取人数的50%,在河北省内是的一枝独秀。

浙江省则是另一番景象。同年,清华和北大在浙江共录取346人,全省的宁波镇海中学被两校录取了42人,排名第二的杭州二中被录取了32人。即使是全省位列十多名的学校,被两校录取的人数也在十人左右。另一方面,全省排名前二十名的学校相对均衡地分布在各县市,并没有出现个别超级中学一枝独秀的情况。

张丰进一步表示,对于地方教育的评价由三个质量组成,重要性由低到高分别为结果的质量、过程的质量和结构的质量。结果的质量反映在学生的学习成绩上,过程的质量反映在老师的教学过程中,结构的质量反映在区域教育各要素之间的结构是否可持续发展上。

结构的质量是重要的。结果的质量此一时彼一时,只不过是一城一池的得失,而结构的质量决定着一个区域教育质量能否向良性的方向发展。张丰指出,衡水中学的运作模式,在自己学校的结果的质量上会结出很漂亮的果实,但它就像是一株疯长的野生植物,贪婪地吸食区域教育生态的营养,终以破坏整个区域的结构的质量为代价。

在张丰眼里,这才是浙江教育界对衡水中学的进入保持警惕的核心原因,而平湖衡中一开始就频繁踩线的小动作,则加重了浙江教育人士的警惕心理。

衡水模式与教育理念相违背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方展画

在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研究与评估中心主任方展画看来,浙江教育和衡水模式的冲突,并不是简单的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冲突,两者的形象,确切地说,一个正在努力摆脱应试教育,另一个还在把应试教育化当做宝。

近几年,浙江在教育改革方面的力度很大。2012年,浙江推出了反响很大的普通高中课程改革,包括增加了学生的选修课,鼓励学生走班上课。方展画称,改革主要的理念是增加学生的选择性。

素质教育的氛围在浙江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毕竟传统教育模式存在了那么长时间,而转变的过程总是艰难的。方展画表示,即便是对于转轨素质教育这个方向,很多家长乃至校长、老师也很难一下子就接受。

在这个时候,闯进一个与改革理念背道而驰的野蛮人,必然会引发浙江教育界的警惕。衡水中学进来之后,如果还用它那套模式来,浙江教育的改革进程一定会受到影响,我们当然是有抵触心理的。

同时,方展画表示,这种警惕并不是说浙江教育界对自己的模式没有信心,而是两者追求的教育价值观确实存在冲突,衡水模式正是浙江教育近几年想极力摆脱的。

在方展画看来,衡水中学的整个办学模式,遵循一切为考试服务的理念,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教育模式。衡水中学那种苦教苦学的模式

,曾经也在浙江盛行过,那是浙江教育的昨天,不应该成为浙江教育的今天和明天。

我们现在倡导教育一定要留白,给学生留有空间,尽可能使他们有机会发展个性,发展出多样性,而不是按照一个模子去塑造学生。他说,但衡水中学精确到分钟去控制学生的模式,肯定是和我们倡导的教育理念相违背的。

成都九龙医院主治医生
贵阳癫痫医院在哪里
石家庄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临沂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黑龙江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