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军事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5.欺诈者基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4:24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5.欺诈者基

对于一个处于封建文明时代的国家来说,君主制是非常合适的体质,一位贤明的君主会把自己的意志加持在国家之上,用自己的智慧帮助国家越发强大,但如果遇到一个不是那么贤明的国家主人,问题就会变得很糟糕,一个昏君会造成的麻烦,要远比一场战争可怕的多。

所以对于一位统治者来说,再没有什么比选好继承人更重要的了。

不过有一种情况比遇到昏君更麻烦,那就是将老的国王有两个都很出色的儿子,但王位...却只有一个。

“尽快派出使节对有些暴动的霜巨人进行安抚。”

手握代表阿斯加德王权的永恒之枪的临时摄政坐在王位上,用一种很理智的语气,发布着一道道命令,基穿着自己只有在战时才会穿的战甲,两道细长的金色长角坠饰从他的头盔向后蔓延,看上去有种古怪,但搭配这地宫殿,也有种特殊的威严。

不过这个建议却遭到了统兵将军的反对,尤其是一位穿着盔甲的女士,她语气激烈的说:

“这样难道不会显得阿斯加德很软弱吗?霜巨人得到我们的安抚,他们就会知道我们软弱可欺,下一次,他们就会倾巢来攻!别忘了,先生们!”

女将军看向其他人,大声说:

“上一次他们的侦查兵用某种方式突破了海姆达尔的封锁和监控,也许很快,全副武装的霜巨人军团就会出现在阿斯加德!我们不能给他们安抚,要强硬的对待!”

这种说法显然也很有市场,尤其是在一个风俗相对勇武的国家中,女将军的建议倒是很符合其他将军的看法,他们纷纷聒噪着支持,然后和希望和平解决争端的文官们吵成一团。

“砰”

永恒之枪的末端和金宫地面碰撞,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将一切争吵都压制了下来,将军们和大臣们停下了争辩,他们看向面色平静的摄政,奥丁的二儿子,诡计与谎言者,基。

“我的父王在我和索尔小时候,经常告诉我们...一位贤明的国王不会轻易开始一场战争,但他会时刻做好准备,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基一脸平和的对那个女将军说:

“希芙,在众神之父陷入沉睡当中的时候,要考虑到众神之父在士兵们内心的威仪,如果这场战争一开始我们就失去了那永恒不败的象征,阿斯加德的战事就会非常艰难,另外,如果我们现在就和霜巨人开战,我们的战争准备做好了吗?”

希芙不说话了了,这位一直跟随索尔南征北战的女神并非不明白如今阿斯加德需要时间来准备,她刚才的反驳,更多的是出于对基的不满,因为她知道,索尔会冲动的去攻打约顿海姆,完全就是眼前的基撺掇的,这个惺惺作态的小人!

眼看着希芙不说话了,基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论起战斗,三个他都不是希芙的对手,但论起辩论,十个希芙加起来也不够他一只手打的,他那位哥哥身边的人,都是和他一样脑子长满了肌肉的家伙,治理国家,他们根本不行!

“我才是阿斯加德的天选君主!”

基在自己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但他表面上却一副非常忧虑的表情:“而且我们还要考虑到索尔,索尔被父王流放到了米德加尔特,这个消息是保密的,我现在很担心,如果被霜巨人劳菲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会不会爬出士兵去劫掠索尔,甚至更糟...”

“关于这一点,摄政,你不需要太过担心。”

一直没说话的守门人海姆达尔开口说:“法师保护着米德加尔特,劳菲的麾下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

“但我们也一样进不去!”

希芙有些晦气的哼了一声:“我们对那个地方毫无想法,但那个老女人却像是防贼一样防着我们,真是落后而野蛮的文明。”

“希芙!”

天后弗莉嘉制止了希芙的话,她严厉的看着这位被内定为索尔未来王后的女战士,她低声说:“对大的力量要抱有崇敬之心!”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就按照基的方法去做吧!”

天后挥了挥手,御前会议就此结束,根将永恒之枪递给神色冰冷的女武神亚尔薇特,他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舍,但转瞬就消失不见,他跟随着自己的母后走出金宫,在阿斯加德的天空之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的郁闷完全释放出来,此时的基,只是想要赢得王位。

他还没有别的那些危险的想法呢。

“基,你似乎心情不好。”

天后弗莉嘉漫步踏到云顿,她走向自己的占星塔,随口问道:“是因为担忧索尔吗?”

“是的,母后,我们已经有1000年没有收到过米德加尔特的消息了,谁知道那地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索尔被废除了神力,万一他...”

“不会的,别担心,我的孩子,那里住着的并不是一群野蛮人,他们和我们一样文明。”

弗莉嘉天后笑了笑,她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这几天你做的很不错,从明天开始,御前会议就由你完全主持,别让我们失望,基。”

“是的,母后!”

基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不过很快,他就有些疑惑的开口说:

“母后,您是阿斯加德强大的魔法师,我想问一问,有没有那么一种法术,能够绕过一切魔法壁垒,直接将某个人的声音和形象投射在自己想要的人面前,或者是脑海里?”

“恩?”

弗莉嘉天后扭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以你的天赋,基,这样的法术你随手就能施展...”

“不不不,母后,我的意思是,绕过像米德加尔特外围的那道维度之墙...”

基压低了声音:

“我想用这种方法看一看索尔是否安全...”

“不可能的!”

弗莉嘉天后摇了摇头:“法师的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我的儿子,就连我都不能再不被她发现的情况下,绕过维度之墙,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给你的兄弟传递一些消息的话,你可以派一位信得过的平民过去,那道维度之墙只会拦住强大者,对弱小者的阻拦很微弱,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彩虹桥一旦发动,就会被法师检测到。”

“但是流放索尔的时候,母后,那位法师可没有什么表示,我觉得,她多半不在那颗星球上,你还记得吗?上次她强行从阿斯加德打出去,被父王刺中一枪,我不认为她会毫发无伤,也许她正在休养,也说不定呢。”

天后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摇了摇头:

“别冒险,基,我要去看你的父亲了,把这种愚蠢的主意打消掉,古一的残忍是你没见过的,我不希望你重蹈奥林匹斯山的覆辙。”

不过当一个人真正决定做些什么的时候,是很难被劝服的,尤其是对于基这样心思阴沉的家伙来说。

于是在几天之后,阿斯加德的守门人海姆达尔在黎明时分,迎来了一个特殊的访客。

“摄政先生,我不觉得近有什么大事需要你亲自出马。”

海姆达尔这位奥丁时期的勇士面色古怪的看着穿着兜帽的基,他低声说:“我也不能为你打开彩虹桥!”

“安心,海姆达尔!”

基将自己的兜帽向下拉了拉,轻声说:“这只是个魔法分身而已,我要亲自确认我的兄弟在米德加尔特过的安全,否则我无心处理政事,就当是看在一位弟弟对哥哥的关心上,帮我一把!守门人,我必须去做这件事。”

“你的索尔的兄弟情义让人感动,基,但规定就是规定!”

海姆达尔扭过头,根本不看基,他但就在他回过头的是偶,却看到另一个基偷偷摸摸的,趁他不注意,跑到了操作台上,将那把剑向外一扭。

“唰”

彩虹桥再次被启动,转瞬之间,另外一个基就消失不见了。

海姆达尔愤怒的冲上操作台,将彩虹桥关闭,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基,幻象大师耸了耸肩:

“我说了,只是个分身而已。”

但不管是海姆达尔,还是基,他们都忽略了一点,像是彩虹桥这种超大功率的传送设备,很容易引来其它力量的窥视,尤其是在阿斯加德的强者陷入沉睡的时候,就在基的分身跳入传送通道之后1秒钟,周围庞大的时空力量突然暂停了那么一瞬间。

“瞧啊,一个有趣而邪恶的灵魂...”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基的分身脑海里响起,他惊恐的试图逃跑,但却发现周围的空间,连同彩虹桥的传送光柱都在这一刻被凝固,他无处可逃。

“你是谁?”

他高声喊到,那个声音又一次在他脑海里响起: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以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

“鬼鬼祟祟的,出来见我!”

基吼叫着,不过下一刻,一幅画面在他眼前打开,还有那个玩味的低沉声音:

“千万年前,阿斯加德的奥丁带领着大军攻破了冰霜巨人的要塞,他从霜巨人手里保护了被称为米德加尔特的落后世界,不过那一战,他不仅仅拿到了霜巨人的宝物冰霜之匣,他还得到了另一个战利品!”

基眼前的画面一闪,就出现了年轻时的奥丁,他眼前是一个祭坛,那上面摆放着一个全身冰蓝色皮肤的婴儿,他身边的卫士走上前,要杀掉这个孩子,却被奥丁阻止了,众神将那孩子抱在怀里,在光芒中消失不见。

基的脑海里如同爆炸一样,泛起了可怕的思绪,那个声音装模作样的问到:

“所以,你猜,那个孩子到底是谁?你真的没有怀疑过吗?基.奥丁森,为什么你和你的哥哥不一样,你无法控制奥丁家族的雷电力量,却拥有如此惊人的魔法造诣?”

“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基疯狂的吼叫着,那个声音就像是逗弄着他:

“哦哦,可怜的孩子装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告诉自己自己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但你骗不过自己,基.奥丁森,这个世界给每个人都有选择,而我觉得,你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在谎言和虚幻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对了,你知不知道,索尔被流放的真相是什么?”

“想知道吗?别急...我会一点一点给你看的,然后你就会知道,你这一次去地球,到底要做些什么了!”

“你是谁!混蛋,别在神灵面前装神弄鬼,告诉我,你是谁!”

“我?你在问我的名字吗?呵呵,你无需知道我的名字,基.奥丁森,你还太弱了,你只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欺诈者,而我,我是征服者,等我忙完我手头的事,我就会去找你和你那可怜的九大王国,把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回来!”

桓台县妇幼保健院
阳市第六人民医院
沧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治疗济宁哪家医院好
威海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