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时尚

母亲养鸡刘兰根

发布时间:2019-04-23 21:04:01

从我小时候起,母亲就爱养鸡,每年春夏之交,父亲都会买回十几只小鸡,毛茸茸的,特别惹人喜爱。父亲是兽医,他能从刚出壳的小鸡中分辨出公母,还能看出小鸡长大后的颜色,且个个都能养活。因此,母亲对父亲买回的小鸡总是很满意,且引以自豪。

母亲先是用开水冲泡小米喂小鸡,慢慢的,就用面条、菜叶、剩饭等。有时候,母亲在院子里吃饭时,鸡们会围拢过来,母亲就站起身,把鸡引到树下,把掰碎的馒头渣喂给它们吃,像是在看着她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睛里满是欣喜。在那个年代,家里的白面馒头是很少的,要掺着玉米面窝头和红薯等粗粮才能填饱肚子,但母亲对那些小鸡却从不吝啬。

家里的日子很艰难,母亲却很少用鸡蛋去换钱。隔几天,母亲就会把攒下来的鸡蛋送到奶奶家和几里地外的姥姥家,再剩下的鸡蛋给父亲开小灶。

所以,尽管每年都要养鸡,但我小时候,却很少有吃鸡蛋的记忆。

夏日的一天,母亲在院子里为我缝一条蓝裤子,她对在旁边玩耍的我说:还差一根松紧带裤子就缝好了,鸡窝里还有几个鸡蛋,你拿去换松紧带吧。我掏出鸡窝里的四五个鸡蛋,放在衣兜里,小心翼翼地向供销社走去。售货员王大伯把几个鸡蛋拿在手里,眉头有些皱,犹豫地说:这几个鸡蛋好像不太新鲜了。这时,旁边来买东西的五爷爷建议,放到电灯下照一下能看仔细些。王大伯照了照,然后很确定地告诉我这鸡蛋不能收。我眼里噙着泪把鸡蛋带回家。

母亲见我没有换回松紧带,安慰说,好几天没有拾鸡蛋了,可能是因为天热,鸡窝里温度太高,松紧带等父亲回来再买。那天,母亲破天荒地炒了鸡蛋让我吃,但我吃起来并不香,因为我的新裤子还要再等好几天才能穿。

母亲舍不得把鸡关到笼子里,到了晚上,鸡就飞到树上去。早上,我会在公鸡的啼叫声中起床,看那些鸡一个个飞下来,去觅食。中午时分,母鸡此起彼伏的咯咯嗒声,让我欣喜不已。我学着母亲,等鸡从竹编的席篓里出来后,赶紧拾起一个干净的热乎乎的鸡蛋,然后闭上眼睛,把鸡蛋放在眼皮上来回滚动,母亲说这样按摩过的眼睛明亮。我每天都会等着拾热鸡蛋按摩眼睛,幸福和快乐也每天伴随着我。

后来,家里做起了生意,我们生活得到了改善,母亲还是不忘在院子里养上一群鸡。每年的夏天,母亲都会腌上一大缸咸鸡蛋,吃起来个个流油,我每次回家,都能带回一些鲜鸡蛋和咸鸡蛋。

母亲除了送鸡蛋给亲朋好友,还会送小鸡给他们。有一个亲戚院临村外,母亲说是个养鸡的好地方,就让父亲用纸箱子装了十几只小鸡送去,并经常指导她如何喂养,这个亲戚说,有了父亲的指导收获了很多鸡蛋。母亲听了非常高兴。

时光飞逝,天气又暖,我回到故乡的老屋,久不住人的院子里,树枝轻摇,野菜碧绿。仿佛间,我看到母亲的身影,那些小鸡像孩子一样围拢在她的身旁,她招呼着(刘兰根)(:water)

小儿紧急退烧方法
小孩风寒咳嗽吃什么药效果
小孩子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