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爱深情怯

2018-09-15 10:47:31

爱一朵花,便不想看到它凋零,虽然这个想法听来怪诞,甚至有些荒唐可笑,但也着实是心中所想,就曾经那么热热地期盼着。

家里的房檐之下种过一些丁香花,黄色的,红色的,林林总总,很会招揽一些蜂儿蝶儿,我已记不清那时我多大年龄,但却记得对那些丁香花的热爱,浇水,一天大概要浇许多次,不许妹妹去采摘,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她常常跑到父母面前,哭着告状,但我还是不许。在我这半生的时间里,那是我第一次闻到花香,轻轻的,淡淡的,恍忽中还有一些酥酥的甜味。看着那些花枝慢慢长大,臃肿到不能自执,便急忙去找来些竹棒,给它们架上一个可以倚靠的篱笆。

然而,一场大风雨,那些丁香花被摧残殆尽,满地都是打落的枝叶,花片,好端端的一簇芳华,瞬间香消玉殒,我痴痴地站在那里,竟然有了黛玉葬花的悲悯。母亲恰好从旁边走过,轻轻叹口气,唉,一个男孩子家爱花儿像什么样子,没出息!母亲真如同一位睿智的先哲,那声叹息便断定了儿子以后的不肖,多少年下来,我懒懒地坐在这里,居然就真的一事无成。

丁香花之变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花,虽然还是喜欢,还是牵心,也只是路过花圃之时稍稍驻足。正因为喜爱,所以我更珍惜它们的美,不要再如丁香花般葬送在我的手里。以后的日子里,家里又陆陆续续养过一些小猫小狗,尤其是它们小的时候,毛绒绒的,非常可爱,只要你出门,小猫还差一些,若是小狗,就会脚前脚后的跟着,从你的身边跑来跑去,那种人与动物共处的感觉就是叫作幸福吧。

只是,拿母亲的话来说,我们家手法不好,那些小猫小狗总不能养大,要么死掉,要么跑丢了,唯一一只小花狗长到半大的时候,还让走村串巷的小贩给偷走,害得我追出老远,终于没有追上,那一宿觉也没有睡好。这次又轮到母亲叹气,看来我们家是不能养东西了。也就从这时起,十几年的时间里,家里再也没有养过花和小动物。

其实,说到底,就是我们太在意自己喜爱的东西,以致于在意外发生的时候就会感到很受伤。又比如,你刚买的一款高端手机,不小心摔到地上,落入水里;再比如,我们好不容易搞到的一本书,被人不声不响地“借”走,无论是哪一种场景,我想,你也不可能保持内心的平静,就是枯坐佛前的老僧,如果眼前的佛像无缘无故地倒塌,试问莲花,你能否依旧盛开在老僧的心中?

正如俗语所讲,关心则乱。虽然都是身外之物,我们却往往执念如此。怪不得迦叶给三藏传经之时还要讨一点儿人事。难不成人家守了不知几万年的经书让你拿走,连点念相都不给留?似乎我们对于所付出的感情,总要获得一点相应的慰藉。于花,是永开不谢,于小猫小狗,是朝夕共处。那么,朋友呢?

我并不明了别人对于朋友两个字的理解。大凡自己所交往的朋友,如果不是酒肉利事之交,日子久了,感情日深,如果再是知己,恐怕朋友两个字所负载的感情就要重逾泰山了。我历来便是如此,自己性子愚直,对于朋友也就希冀的太多。总是把朋友想成十全十美的超新人类,容不得他们的一丝瑕疵,也难怪有朋友和我说,与我相交太累,总要绷紧面皮,生怕一不小心让我小觑。

其实不要说别人,自己何尝不是一身毛病,却茫然不知。在这种对于友情近乎唯美的想像中,我几乎疏远了最好的朋友。因为他可能会不堪我所期盼的重负,又或者有时人家偶尔有些怯意,疏漏,我却如同一个道学家一般,横加指摘,不依不饶,于是,朋友满腹牢骚,自己郁郁终日,得不偿失了。

最近在一个论坛看到有个主题这样写着,玩论坛的最高水准是随意,在这里,不妨偷换一下概念,朋友之间相处的最高境界是自然。互相理解,互相体贴,更重要的是能够互相包容。人总会有过,正如白玉深处稍纵的纹理。

希望越大,自然失望就会越大。前两天看到黄蜂筑巢,用唾液弄成一丁点儿泥巴,从远处衔来,就在墙角某处续续筑起,伏在那未完成的作品上,黄蜂用口角的钳牙,细细地把那泥巴抚平,不留一点痕迹,然后飞走。晚上也是一场大雨,第二天到哪儿一看,黄蜂前功尽弃,但那精灵依然在原处再建,那种不弃和大度真的不是我这个人类可以比拟。

岁月的影子,总会在心中落下一些尘埃,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清扫,它们就会厚积如山,阻塞我们心灵的窗户,也唯有以一颗平常心,一种风雨过后的大度待之,我们才不会错过,每个春天!

钾长石设备
17克拷贝纸图片
升华现代城蓝钻街社区实景-武汉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