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云南信息港 > 体育

切忌学术自我矮化1

发布时间:2019-04-09 17:12:55

切忌学术"自我矮化"

演讲不说官话、被学生亲切称呼为“根叔”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近日应邀赴南京演讲。而他“根叔式”的直言不讳这次却引来很多批评。

其实,在笔者看来,李培根的演讲不对教师待遇低的感慨在内,也包括对部分教师忙于创收的批评在内。细观演讲词,不难发现李培根对于“工资太低逼高校老师忙于创收”的结论,是建立在“功利主义、拜金主义比任何时候都更严重地侵蚀着教育的肌体”的条件下。但是,舆论的传播进程中,“工资太低逼高校老师忙于创收”的观点被单独剥离并放大,进而致使了民意的反弹,乃至带来了一定程度的误读。

事实上,视察当下教师收入有不少基点,也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在我国1956年制定的工资标准中:一级教授为345元,同期的工人工资,一级工为31元,二级工为37元,三级工为46元。一级教授的工资是一级工工资的十多倍!但是,如果今天照旧照这样的标准进行衡量,教师待遇是在下落。要知道,现在很多工人的工资可以直逼大学教师。但是,在一个流传甚广的信息中,在全国税务系统对作为重点纳税人的高收入个人所作的界定中,高校教师与私人企业主、演艺圈明星等10一类人群被共同界定为高收入个人,由此引发广泛争辩。也有统计表明,1984年之后的20年,中国高校教师平均工资增长了18倍。但是有很多关于教师工资或岗位补助的研究说明,大学教师的收入在行业比较中处于弱势,在国际比较中毫无竞争能力,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2年全国平均工资前15位的行业数据,高校位于第10位,明显处于中下水平。现实和理想的纠结、当事者和围观者根据不同的比较标准得出了不同的结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并不意味着社会可以视而不见“工资太低逼高校老师忙于创收”之类的论调。

笔者以为,离开了学术话语环境的观照,是不可能廓清教师收入高低争议的,也不代社会,学术已经成为一种专门职业,并日趋呈现出专业化的趋势,学者在学术研究中应当把学术作为一种“志业”,本着“为学术而学术”,全身心投入,献身学术事业。由此,笔者以为,教师收入高低应以能否保障教师从事学术寻求为标准。除此之外,不应有其他标准。

这样看来,“工资太低逼高校老师忙于创收”就是脱离了学术追求的、单一的利益话语。而正是这种纯洁为利益宣传的声调,才致使了舆论的不满乃至故意遮蔽——教师收入本来面目被成心搁置了。

一个常识是,作为职业,大学教师既是一种谋生活动,又不仅仅是谋他们与怨天尤人、满腹牢骚者格格不入生活动。大学教师的动力就来自学术寻求本身,必要的保障使教师的学术自由免受物资因素干扰,这是教师人力资本发挥的条件。从一定意义上说,教师收入高低无法与学术活动割裂开来进行言说,将教师收入与劳动成果逐一对应的分配不适宜于大学教师。

进一步说,大学教师职业的意义不仅仅是取得物资的满足,更在意学术活动本身。更何况,学术活动并不是一般意义的“劳动”,而是一种“散逸的好奇”。换句话说,它不是作为一种谋生的职业活动而出现的,教师们在“为学术而学术”。

真正的大学教师是不图眼前利益的、沉醉于文化和科学事业的精神贵族。但是,我们不能借此否定大学教师获得较高收入的要求,由于较高的收入保障是一种必须。因此,笔者的观点是,“工资太低逼高校老师忙于创收”具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不乏是大学校长与政府博弈、为教师说话的一种手段。不过,如果疏忽“大学教师既是一种谋生活动,又不仅仅是谋生活动“的客观现实,那就只能走上利益者的自说自话。

脱离学术寻求的“工资低逼老师创收”是一种自我矮化。(朱四倍)

水土不服会引起持续发热吗
整肠生和妈咪爱的区别是什么
思连康和整肠生能一起服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